垃圾语言,为什么企业会这样说话?

kgarten稚园 kgarten稚园

5月前

收藏 收藏 0

点赞 0

【摘要】:企业总有「新」术语

今天推送的文章来自于Longform平台评选出的英文媒体中2020年度最佳特稿和非虚构报道,该评选包含了艺术、犯罪、商业、健康、政治、科技和世界等领域。

2020年,许多媒体发布了互联网行业黑话指南,略带调侃地指出互联网行业多么热衷于不说人话和造新概念。在日常工作中,我也经常会看见一些冗长复杂的概念和新的表达,一方面觉得没有必要,另一方面又觉得在某些时候不得不寻找某些“高大上”的新表达,区分这个现象或趋势与之前不同的地方在哪里。

在下面的这篇报道中,作者Molly Young更多地站在批判者的角度,解释了为什么要用「垃圾语言」去定义不断更新的企业/商业术语、垃圾语言的目的和特点以及垃圾语言的危害等。本文经过整理和意译,有兴趣的朋友们可以去Longform网站阅读原文。

不断更新的企业「术语」

Molly Young从2010年开始在多家初创公司工作了八年, 之后做了一段时间的自由职业者,当她重新回到企业时, 她发现企业内语言更新的速度令人眼花缭乱,出现了许多新的「术语」,例如,当被问到能否同时做两件事时,她接收到的语言是,你可以「parallel-path」两个版本吗?

企业对员工对该问题的预期答复是“Great, I’ll go ahead and parallel-path that and route it back to you.” 但这些短语的目的仅仅是为了任务式地填充句子间的空白,所谓的parallel-path仅仅是指同时做两件事,为什么要为员工已经在做的事情创造一个新的术语?

Molly Young认为如果企业内每个人都愿意用最普通的,即以交流为目的去使用语言,那么每天的工作时间将缩短两个小时。

垃圾语言(Garbage Language)的特点和目的

Anna Wiener 在回忆录《Uncanny Valley》中这样描述同事们的日常表达:人们使用了一种非语言的语言,既不美观也不有效,借用运动型和战时型隐喻在商务演讲中进行混搭(calls to action, front lines, blitz scaling...),同时夸大了语言和使用语言的人的重要性。Anna Wiener不留情面地指出这是一种垃圾语言(Garbage Language),但是市场和客户们往往喜欢这种表达。

Molly Young认同Anna Wiener对于「垃圾语言」的定义,比起企业用语、流行语和行业黑话,垃圾语言来得更为贴切,因为垃圾是人们在每天的生活中会无意识地生产出的东西,同时,垃圾闻起来和看起来都很糟糕,我们并不会去认真思考它,除非在现在这种特殊的情形下,有人指出它很糟糕。但和真正的垃圾不同的是,垃圾语言阻碍和扭曲人们交流的特点同时也是它们的目的:垃圾语言中渗透着我们对工作的看法,并塑造了我们在工作中的身份。

曾被邀请去耶鲁大学管理学院授课,指导学生们开展创造性思维的Jessica Helfandj对学生们频繁使用这些语言感到不适,她将它们分为以下几类:连字符混搭型(omni-channel,level-setting,business-critical)、复合短语型(email blast, pain point, deep dive)和概念混合型(“shooting” someone an email, “looping” someone in)。她认为这些都是具有「理想权威性」的短语。如果你正在开会,20多岁,并想在会议中表达自己的看法,那么你可能会使用这些词,让自己看上去更具有权威性。Helfandj认为这不是教学职位,而是一项反程序化的工作,在教学合同生效前就离开了。

垃圾语言和不断变化的时代

Molly Young进一步指出,垃圾语言与垃圾的另一个共同之处是我们无法停止生产它。垃圾语言并非初创公司所独有的,它在商业环境中十分普遍,企业乐于采纳的语言形式也是当下经济环境的隐喻。

1980年代,华尔街带动了杠杆、利益相关者、增值等语言。在20世纪最具影响力的商业书籍之一《创新者的窘境》中,破坏性(disruptive)一词流行了起来,该书中使用的语言和军国主义相关,具有好斗性:“企业打赢或输掉战斗”、“业务部门被杀”、“磁盘驱动器是革命性的”。而随后高科技的浪潮又带来了关于计算机和游戏的隐喻:带宽、黑客、迭代等。我们时常能听到人们谈论增长黑客、先发优势、并行化等。在作者当前的工作场所中,垃圾语言又和航空隐喻有关,“在30,000英尺的水平上讨论某事的概念”。

对垃圾语言的赋权也是自我营销的方式

然而我们被这一类语言所吸引也反映出了内在的向往,计算机的隐喻之所以吸引人们,是因为它们暗示着未来主义和超高效率。而这种对语言的认可和赋权则隐藏了人们与工作之间可能存在更深层次的焦虑:人们感觉到在做的事情可能是微不足道的,于是当垃圾语言能够将人们纳入一个机构或组织,并让他们坚信该机构的价值时,人们很容易相信自己的工作比实际上看起来更为有趣,对语言的赋权同时也是一种自我肯定和自我营销的方式。

Molly Young也指出,即使是同样的垃圾用语,当有一定职场经验的人使用时,她听到的是“我正在使用无意义的语言,并强迫你表现出理解。”。而当一个实习生说出同样的话时,她听到的则是“我正在努力地学习当地方言(公司语言)融入环境。”垃圾语言的真正危害之处在于,它不仅令人厌烦,还证明了这些对语言的赋权和妄想是人们工作资产的一部分。

Reference:

[1] Molly Young,Garbage Language, Why do corporations speak the way they do?

https://www.vulture.com/2020/02/spread-of-corporate-speak.html

本文由广告狂人作者: kgarten稚园 发布,其版权均为原作者所有,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 广告狂人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未经授权,请勿转载,谢谢!

点赞

0

已有0人点赞

继续浏览与本文标签相同的文章

畅言一下
0/1000
全部评价
kgarten稚园

kgarten稚园

查看该作者更多文章 》

扫一扫

关注作者微信公众账号